amjs60885金沙(中国)官方网站

猎药人专刊访谈 | 斯微生物李航文:做创新药是场“马拉松”比赛,我们坚持走“拓荒牛”这条路
发布时间:2023-06-02
发布人:
阅读次数:

引言

Foreword


当mRNA巨头们凭借新冠产品快速完成原始积累后,加速扩张步伐,过得风生水起时,国内的mRNA新秀似乎低调了许多,他们过得如何了?


“mRNA赛道并没有所谓的大起大落。整个mRNA赛道借着新冠“出圈”后,至今受关注的程度会比2016年要好得多。总结来看,它的发展符合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发展曲线。”斯微生物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航文表示,借着“新冠”打开的大门,未来mRNA平台的后续产品会持续地踊跃出来。


采访|嘉宾

· 斯微生物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航文

采访|媒体

· 猎药人俱乐部&E药经理人



访谈纪要


Q1:过去三年,mRNA技术在新冠加持下如火如荼,今年这个赛道有什么变化或不一样的感受?

李航文博士:mRNA技术是先进生物技术中最终成功转化成解决临床需求的产品的范例,特别是mRNA新冠疫苗为创新产品转化提供了楷模。借着“新冠”打开的大门,未来mRNA平台的后续产品会持续地踊跃出来。


Q2:从2016年回国开始做mRNA,斯微生物经历了从冷到热,又从热到冷,您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李航文博士:保持平常心,保持对科学、创新的追求。mRNA技术平台背后蕴藏了颠覆性的创新、迭代性的技术特点,技术壁垒相当高。这正是斯微生物在2016年,行业对mRNA技术关注度不高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选择该领域进行开发的原因。
mRNA行业并没有所谓的大起大落,整个mRNA赛道借着新冠“出圈”后,至今受关注的程度会比2016年要好得多。总体来看,它的发展符合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发展曲线


Q3:2016年为什么会那么坚定地选择mRNA技术做开发呢?当时这一细分领域国内的研发情况如何?


李航文博士:回想起来,最重要的是内心要有强大和坚定的信念。其实早在2015年,我们在海外明显感觉到mRNA技术的潜力,以及它喷薄而出的势头。
具体来说,mRNA技术和siRNA一脉相承,它的递送源于siRNA技术。为什么我们判断2016年是喷薄而出?首先,BioNTech和Moderna开始崭露头角,在BD交易上大放异彩,屡屡创下Biotech的融资记录,并且他们的个性化肿瘤疫苗开始往产业化方面推进。另外全球首个由LNP(脂质纳米颗粒)递送的siRNA药物成功上市,验证了用LNP递送的可能性。
恰逢当时我们研制的LPP(脂质多聚复合物)递送平台在动物实验上取得了POC(概念验证)。基于对mRNA技术全球发展趋势的判断,加之当时国内mRNA技术研究的空白状态。怀揣着帮助国家填补空白的初心,希望将先进的mRNA技术带回国内,拉平国内与海外的差距,也希望有更多更好的国产mRNA药物和疫苗可以造福中国老百姓,所以当时坚定地选择了回国做mRNA技术开发。


Q4:当时siRNA同样是一个选择,在siRNA和mRNA之间犹豫过吗?


李航文博士:我们很坚定。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国内当时已经有瑞博、圣诺等在开展siRNA药物的开发;二是我们的创始团队背景和情怀决定了斯微生物的选择方向——肿瘤,而siRNA的主要方向是代谢和遗传病。


Q5:今年国内获批的首个mRNA疫苗,不是你们也不是沃森/艾博,是否会影响您对研发的再认识?


李航文博士:首先,国内有第一个上市的mRNA产品,对于整个mRNA领域来说都是好事,因为这代表药监部门接受了mRNA技术。第二,像石药集团这种老牌药企加入mRNA的开发,恰恰证明了mRNA的魅力所在。第三,这件事就像鲶鱼效应,让mRNA这池水“活了”起来。
复盘来看,我认为以技术为主导的Biotech,要学习美国追求技术的意识,也要学习国内追求资源和效率的打法,将两方的优势结合起来。


Q6:您之前提到,疫情后有种现象,中国做mRNA路线增加到一百多家,而国外没有明显增长。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是什么?对于mRNA技术发展来说,是个好事情吗?


李航文博士:这不仅仅是mRNA领域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新药开发现象的缩影。无论在哪个细分赛道,中国基本上呈现出“多而不强”的特点。


Q7:大额的投融资对企业来说实则是双刃剑。以mRNA公司的融资为例,资本很多的估值是给到了新冠疫苗,当新冠疫苗泡沫破了,投资人肯定会施压于企业,企业甚至有可能会改变航向。重来一次您希望类似的机会再现吗?


李航文博士:首先,任何事情都是利弊共存。第二,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是永恒的,有资金终归是好事。第三,如果条件允许,还是需要甄别与公司的匹配度如何。资本和产业最好的情况是互相借力、互相成就。作为企业家,最好是能找到与自己的企业相互匹配的人和资本,能理解行业、与行业长期相伴共存的资本。


Q8:相比科学家或者专门研发的工程师,投资人看到的技术层面还是有所差距,这是否意味着从根本上投资人很难去具备比科学家更长远的思维?


李航文博士:首先,投资人和企业家、科学家都需要不停学习,我不认为科学家一定会比投资人看得更长远。第二,科学家和投资人看问题的角度确实存在差异,但这些差异并非知识上的差异。第三,投资人和企业家应该尽可能去换位思考。另外从资本来讲,不仅仅是投资,更好的办法是和企业家共同成长,解决实际问题,才能获得更大的价值释放。


Q9:您曾提到斯微生物是mRNA领域的黄埔军校,这一定程度意味着我们的人才流失,您是如何看待这种人才流失的?会难过吗?


李航文博士:总体而言,眼光要积极往前看,向内看,自己要更好更强。人才流失时内心有些遗憾,无可避免,但我们并不会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更多的还是从长远、从大局看,让团队更有战斗力。


Q10:在中国,做第一批的“拓荒牛”的确很难。好在行业的导向是鼓励“无人区创新”,斯微生物是代表,从您自己的角度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李航文博士:还是内心要坚定,一旦认准了创新这条路,就不要轻易地被市场干扰和影响。一方面你要坚信走“拓荒牛”这条路,只要你脚踏实地地去解决每个问题,必然会获得技术上的回报;另一方面,你也要坚信能找到志同道合的资本,抱着长期主义的思想去陪伴我们这些“拓荒牛”成长。
整个生物医药产业放到历史长河中,永远是个马拉松,不是50m或者100m的赛跑,一个企业要坚持到终点才算赢。


Q11:mRNA新冠疫苗海外接受度很高,但海外疫苗巨头如GSK、强生似乎未深入这个赛道,反观国内对mRNA新冠疫苗的获批与使用会更谨慎,但多家疫苗企业已纷纷布局。您认为国内外mRNA行业发展的差异有哪些?


李航文博士:客观地来说,国内和海外的mRNA企业确实存在差距。我认为差距主要来源于资金和临床两个方向,这两个方向是相辅相成的。
国内一方面要求mRNA公司要赶超欧美,但也要看到国内mRNA公司实际拿到的资金与欧美先进mRNA企业相比是存在差距的。临床方面,Moderna有一百多个管线,BioNTech通过BD疯狂拓展,都是有资金在支撑。
从技术上来说,斯微生物在整个生产工艺和递送系统上都有全球专利,毫不讳言在这一方面我们与全球并无太多差异。


Q12:公司基于纳米脂质递送LPP平台在肿瘤治疗性mRNA疫苗布局广泛,今年3月的IL-12非复制mRNA瘤内注射剂申请的IND已获受理,作为一种新型mRNA疫苗,您认为国内临床申报最需要注意哪些关键点?对于LPP平台,相比传统的LNP平台有何优势?


李航文博士:递送平台等于回归了mRNA技术的本质。LPP递送系统是国际上第一个绕开了LNP专利的递送系统,获得了安全性和有效性地验证,成为与LNP并驾齐驱的mRNA主要递送平台。至于差异,我认为,二者同宗同源,可以用“堂兄弟”或者“表兄弟”的关系来形容二者,LNP能发挥的作用LPP也能实现,但LPP专利权属比LNP要清晰得多。


斯微生物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李航文博士于美国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获得博士学位曾任美国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药理及临床治疗系助理教授。已在RNA治疗、癌症免疫治疗领域拥有近20年的研究经历。李航文博士曾连续获得国国防部的项目资助和奖项,现在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担任特聘研究员。


法律声明
  • 021 - 51572130
Baidu
sogou